当前位置:ltyb.cn搞笑商战“撕名牌”
商战“撕名牌”
2022-09-28

1

蒋欢是设计专业的海归,回国后拒绝了父亲蒋大欣要她去自家公司工作的要求,想着凭自己的才干开一家营销策划工作室。可是正如蒋大欣所说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往往很骨感。公司经营是门大学问,光有过硬的设计功力根本不够,人员管理、公关营销以及各种人情世故都很重要,蒋欢很快就手忙脚乱地败下阵来,遣散了员工,工作室也关门了。蒋大欣再次抛出了橄榄枝,没想到女儿还是拒绝了,她不肯轻易认输,决心找一家正规点的民营广告公司去打工,全方位地锻炼一下,再重新开始。

因为缺乏工作经验,即使薪水要的不高,但是要找到一家满足她学习全方位管理意愿的广告公司也不容易。今天面试的是一家叫新杰的广告公司,职位是人事行政部经理。蒋欢本来没抱什么希望,没想到年富力强的老板陆景峰一下子被满脑子新思想、新理念的蒋欢打动了,得知蒋欢不但懂管理,还会设计,当场拍板聘用了她。蒋欢欣喜若狂,决心好好努力,报答老板的知遇之恩。走马上任后,蒋欢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,对公司的各项制度进行了完善和改革。流程理顺了、工作简化了、人员流动也减少了。除了后勤管理,业务拓展和维护客户方面蒋欢也积极参与。经过近两年的锻炼,蒋欢俨然成了陆景峰的左右手,公司业绩蒸蒸日上。

蒋欢这颗新星的冉冉升起,引起了竞争对手励志广告公司的注意。这家公司的老总姓雷,人称“雷老虎”。他派人约蒋欢在咖啡厅见面,直言愿出双倍薪水挖角。遭到蒋欢的拒绝后,雷老虎还不死心,又提出请蒋欢传给他一份报价单,举手之劳就可得到3万元的报酬。蒋欢知道,现在两家公司正在竞标鼎盛公司的全案合作机会,年度广告费超过100万,算是大客户。通过几轮招标会,励志和新杰最终杀入决赛,视彼此为最大竞争对手。雷老虎希望蒋欢暗中传给他新杰的报价,以助励志在这场竞争中胜出。蒋欢对此很厌恶,当即回绝。雷老虎倒也知趣,没再找她,很快这件事就过去了。

周一的管理层例会上,陆景峰显得非常开心,他说最近公司接了笔大生意,又招聘了很多新员工,为了让新老员工迅速融合,他决定举办一次户外拓展训练,点名蒋欢负责。蒋欢高兴地接受了任务,看来还是新杰战胜了励志,拿下了鼎盛。这么高兴的事,拓展嘛,也得设计得有点创意才好。什么好玩呢?对,来场别开生面的撕名牌大战!

2

蒋欢的创意很快得到了大家一致赞许,只是没想到陆景峰还要邀请鼎盛公司市场部的佟经理参加,说大家借着游戏彼此熟悉一下,以后合作起来也顺当。想到这次拓展有如此重要的意义,蒋欢想着可得小心安排。电视上跑男们的撕名牌大战固然精彩好看,可说到底人家都是演员,是按照剧本在表演,咱这可是拓展训练。要想不出岔子,就得把方案筹划好了。于是她将本公司和客户公司的所有管理层编成一组,每个人需要佩戴铃铛。所有的普通职员一组,不用戴铃铛。虽然职员组的人数大大多于管理层人数,但是领导组可以撕职员组的名牌,职员组却不能直接撕领导组的名牌,只能在规定场所里找到藏有领导名字的信封,盖上淘汰章,交到裁判处,裁判广播宣布领导被淘汰。组员中所有人的名牌被撕光,比赛结束。这样一来,既避免了领导被撕名牌的尴尬,也增强了活动的趣味性。

撕名牌大战如期在近郊的拓展训练营拉开了序幕,没想到雷老虎的公司居然今天也在这里做拓展训练。看到新杰公司的拓展训练这么别开生面,励志公司的很多员工都无心参加自家辛苦又庸俗的拓展项目了,纷纷停下来驻足观看。雷老虎倒也不在乎,自己也饶有兴趣地当起了观众。

蒋欢坐镇监控室,全面掌控全局。活动刚一开场,领导组所向披靡,老鹰抓小鸡似的迅速撕下一个个职员的名牌,玩得不亦乐乎。职员们虽然人数多,却处处被动,没头苍蝇似的在活动区里寻找装有领导名字的密函。可是密函不仅隐藏得十分隐秘,还有很多空的信封在里面搅乱视线。眼看游戏刚一开场,职员组就节节败退,只有保安雷明犹如一头猎豹,在游戏中显得格外厉害,腾挪闪躲之余还找到了好几个密函,淘汰了不少领导组的成员。

蒋欢注视着这个雷明,越发觉得这小子不一般。说起来她与他还挺有缘。当初她那家广告设计工作室关门那天,雷明跑来毛遂自荐,说自己设计、文案都很出彩,薪水要的也不高。蒋欢因为心情不好,没给他机会演示,只说自己的工作室因为经营不佳要关张了,请他另谋高就。没想到几个月前这个雷明居然又出现在了新杰,更奇怪的是他没有做设计,而是当了一名保安。可是有一天她正在与设计部的一个同事加班赶方案,雷明恰好巡视到此,那个同事本是无心地问了雷明对两张设计图的看法,不想雷明不但见解非凡,而且到电脑前一上手就知道是行家。从此蒋欢就注意到他了,有意提拔他到设计部来,可是这个小子居然拒绝了,说他只想做个小保安。

此刻,监控室里的蒋欢看着雷明,发现他简直成了杜晶晶的专职保镖,要没有他的保护,杜晶晶早被KO不知道多少次了。因为老板的太太熊莉娜从活动刚开始就把目标定准了杜晶晶。别人无所谓,非要撕了她的名牌。为啥?这杜晶晶跟她老公陆景峰关系暧昧呗。这不,只见熊莉娜像一头母豹,瞅准机会又把杜晶晶按倒在地,扯衣服揪胳膊的,似乎志在必得。杜晶晶也毫不示弱,奋力抵抗。她俩似乎太入戏了,眼瞅着杜晶晶的名牌已经被熊莉娜抓住,她只好拼命扭动身体奋力挣扎。这时,雷明不知道从哪跑出来,再次救起杜晶晶,拉着她跑了。而就在不远处的陆景峰似有放水嫌疑,没有及时跑来助阵,蒋欢从监控画面里看到了熊莉娜满脸的怒气。

接着双方继续厮杀,职员组相继被领导组围追堵截撕掉名牌,当然领导组的名牌也陆续被找到并盖章被淘汰。双方的人数渐渐相当,眼下领导组只剩陆景峰熊莉娜夫妇以及鼎盛公司的佟经理三人,职员组则只剩下雷明和杜晶晶两个人了。密函的搜索范围也越缩越小,很快,雷明和杜晶晶锁定了三位关键人物密函的房间。可是,他们刚找到佟经理的密函,可怕的铃铛声就响起,来不及继续找另外两位的密函了,先保住自己的名牌要紧。双生双旦即将上演最后的PK了,所有小黑屋里被淘汰的成员也都忍不住兴趣盎然地跑去观战。

3

四个人一见面,气氛马上紧张起来,男对男、女对女开始捉对撕名牌,但是几个回合下来,两对都是气喘吁吁、汗流浃背了,还是分不出胜负。老板夫妻档为了保住各自的至尊地位霸气十足还可以理解,这雷明和杜晶晶就顺水推舟献出名牌又能怎样,弄个皆大欢喜的结果,就可以收工吃庆功宴了,可是这俩偏偏死磕上了,就是不放弃。

这场撕名牌大战可怎么收场?蒋欢再也坐不住了,也离开监控室到现场观战。正赶上老板成功撕掉了雷明名牌的激动瞬间,全场掌声雷动。眼看老板夫妇步步逼近,杜晶晶忽然拽回雷明,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张被揉皱了的密函纸,上面的名字是熊莉娜!原来,雷明早就发现了熊莉娜的密函,也盖上了淘汰章,可是他却没拿出来。此时,老板娘不管怎么生气、跌面儿,都无法改变自己被杜晶晶当众淘汰的事实,她无奈地摘下名牌退场了。眼下,赛场上就剩下了老板和杜晶晶。陆景峰想要撕掉已经耗尽了体力的杜晶晶的名牌,那简直是分分钟的事,可当他向杜晶晶发起进攻时,出乎意料的状况发生了,杜晶晶居然顺势扑到他的怀里,梨花带雨地哭了。这下,全场惊呆了,大家先是望着他俩三秒,然后齐刷刷地回头望向老板娘,只见熊莉娜火冒三丈,眼神里射出的火都能直接把人烧着了。陆景峰显然也措手不及,局面瞬间僵持。

打破僵局是因为陆景峰的手机忽然响起来,他顺势推开杜晶晶,接电话去了。等回来时,脸色异常沉重,那脸上的阴云都能挤出水来。原来新杰志在必得的生意在最后关头被励志抢走了。

老板和杜晶晶的地下情意外曝光,蒋欢始料未及,更令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被陆景峰当众指为出卖公司的内奸。“今天这场撕名牌的好戏也是你一手导演的吧?亏我这么信任你啊,可是你呢,却煞费苦心地陷害我!”陆景峰指着手机收到的匿名信给蒋欢看,脖子上的青筋直跳。蒋欢从没见陆景峰这么生气过,她一看,全是自己与雷老虎的合影,似乎就是找她谈挖角那次的情景。最后还有一页说明文字,不仅详细披露了蒋欢做卧底给雷老虎放水泄密,更爆料策划此次撕名牌活动,蒋欢就是为了暴露陆景峰与杜晶晶的地下情,让他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。蒋欢看着照片,怒视着不远处看笑话的雷老虎,心中叫苦不迭。

正在蒋欢不知如何分辩时,熊莉娜过来了:“老陆,我想泄密的人不是小蒋,而是另有其人!就是那个小妖精杜晶晶!”

杜晶晶闻听这话,小腰一拧:“你少在这血口喷人!”

这众目睽睽的,陆景峰脸上也挂不住了:“莉娜,现在不是泄私愤的时候!我说蒋欢是内奸,可是有证据的!”

熊莉娜看过之后一笑:“这些照片只能说明雷老虎见过蒋欢,如果我没说错的话,应该是来找她谈挖角的事,可是被小蒋拒绝了。”

蒋欢向熊莉娜投出感激的目光,然后冲陆景峰使劲点点头。

“可是我的这些照片呢,说明的问题可就不这么简单了。”熊莉娜说着举起自己的手机。

4

蒋欢和陆景峰一看,顿时傻了眼。只见这些照片上全是杜晶晶与雷老虎的亲密合影!有手挽着手一起游玩三亚的,有肩并肩一起逛街看电影的……陆景峰看着那些照片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抬眼看向杜晶晶和雷老虎,眼里流露出被双重欺骗的悲愤。

眼看被当众戳穿,雷老虎极其尴尬,不知所措。陆景峰正欲上前发难,雷明忽然跳出来抢先开口了,“你们冤枉杜晶晶了,她不是内奸,真正的内奸是他!”说着走上前去,突然一下把佟经理的名牌撕掉了,露出了里面的小标牌——内奸!大家全惊呆了,最夸张的是雷老虎,他走上前去,啪地甩了雷明一个耳光,“你小子怎么在这?胡说什么,还不给我滚!”大伙更吃惊了,今天这场撕名牌大战可比电视上的跑男还精彩啊。

雷明捂住被扇的脸颊,指着惊惶的佟经理继续爆料:“爸,你以为最后中标的真是励志吗?根本不是!如果我没猜错,中标的将是另一家广告公司!这位佟大经理在里面也有股份对不对?他一早就知道了,却故意耍你们,只为了自己在其中捞点好处!”

“你……你血口喷人!”佟经理气得说话都在颤抖,明显是心虚。

“我说错了吗?你借这个机会收了两家不少好处,暗地里把两家的底牌都弄到手给了自己的公司,保证自己中标。为了怕日后找你麻烦,就故意安排他们双方在这里狭路相逢,然后算好时机,分别投出两份匿名信,让他们你争我斗,以为自己的失利是对方搞的鬼。知道我为什么忍到现在才揭穿你吗?就是要让你这个小人尝尝当场被撕掉脸皮的味道!”

雷明这番话把大家都惊住了,原来他竟然是雷老虎的儿子。可既然是雷老虎的儿子,跑到新杰做保安啥意思?原来他与杜晶晶是同学,一直暗恋她,可是万没想到杜晶晶竟然做了老爹的情人,还要被派到竞争对手的公司做内应,甚至出卖色相去勾引陆景峰,他知道后痛心不已,与父亲大吵一架离家出走,到新杰做了一名保安,想在暗中保护杜晶晶,劝她别搅和进这趟浑水里。

雷老虎怒不可遏:“你这个傻小子,为了这样一个女人,你就这么作践自己去当一个小保安?难道你还没看出来,杜晶晶她早就是陆景峰的情妇了,和我在一起不过是小三想上位耍的小手段罢了。”

杜晶晶哭着捂住脸跑开了,她的名牌如同她的名声,无声地掉落在地上。雷明眼看着自己的女神陨落,愣在那说不出话来。

蒋欢忽然走到陆景峰身后,刷地一下撕掉了他的名牌。陆景峰惊呆了:“你这是干吗?”

蒋欢手里拿着一份合同书,说:“陆总,本来新杰与鼎盛的这份合作合同都拟好了,我已经说服了父亲跟你合作。可是没想到通过今天这场撕名牌大赛,竟然揪出了这么多背后的黑档案,看来你也不是合适的人选。”

“你父亲?”陆景峰吃惊地问。

“是啊,我就是鼎盛公司老板蒋大欣的女儿。我之所以不愿意去父亲那打工,就是想靠自己的实力去磨练和打拼,而不是上来就做‘黄马褂’。”

“把我们都淘汰了,那我们已出的设计又不能用,这么短的时间里鼎盛找谁干活,时间怕是来不及了吧?”雷老虎、陆景峰和佟经理几乎同时发问。

“这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吧,已经有人选了!就是我!”蒋欢说着一转身,指了指自己的名牌,“我现在可是场上唯一留有名牌的人了,而取得竞标的人也将是我。我决定重开自己的工作室,亲自给父亲的公司服务。雷明,你曾经来面试过设计师,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兴趣?我想聘请你来我工作室做设计总监!”蒋欢说着递上了雷明的名牌和一张复活贴。

(责编/邓亦敏)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